磨磨唧唧烂人一个

 

【Evanstan】暧昧 - 甜/一发完结

我他妈的也好想谈恋爱啊!!!我也喜欢七喜啊!!!(打滚)

纪翌:

Sebastian接到电话,说楼下有快递,他披上大衣下楼取快递。羊绒的围巾和大衣裹得紧紧的,只露出两只灰绿色的眼睛。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,有手捂住他的眼睛。Sebastian想该不会是抢劫吧,想挣开,那人的手掌仍然温和的罩在他的眼睛上,他吸了吸鼻子,便分辨出了这个味道。从上中学的时候,他就一直猜测,他身上那股掺杂了黄瓜一样的薄荷味从哪里来,后来锁定了一款BWC的洗发水,Sebastian便买了好多,堆在家里,直到这个型号在超市里销声匿迹。


————


这样算来,他喜欢了他好多年。




那时候Sebastian刚刚转学到一个新的城市,他坐在当地那些皮肤黝黑,嘴晒脱了皮,抱着橄榄球用身体撞来撞去的男生中间,他的头发卷起,嘴唇红润,皮肤白的不像话。他们嘲笑Sebastian的东欧口音,圣诞节时把他准备的礼物压在圣诞树的最底下。




Sebastian记不清了,但他总觉得那时候Chris并不是欺负他的人中的一员。Chris站在黑板前跟大家一起打打闹闹,互相用粉笔头扔来扔去。阳光从Chris身后的窗子里洒进来,晒了Chris一身。Chris挤到Sebastian的身边来,把手伸出了那片阳光,说,“快过来。”Sebastian脸都涨红了,窘迫地摇了摇头,Chris不管他,他拽住他的手,把他拖出去,指甲干净,手指细长。




高中时Sebastian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,他以为他可能一时半会儿都见不到他了。再见到他时,Chris给他发短信说自己接到了纽约的片约,他们约好一起去看Chris那部戏的导演的电影。Sebastian从地铁里钻了出来,他已经从一个一米六跟Chris一说话就脸红的小男孩,长成了穿着T-shirt和牛仔裤,带着夸张墨镜的大男生。




然而他钻出地铁口的时候,Chris倚在地铁口对面的墙上,他好像还是比他高了一大截。Chris走过来,用手指掐了一下Sebastian的鼻子,嘲笑他鼻子冻得像红萝卜条,眼睛笑笑地像两只虾。Chris走在前面,Sebastian跟在后面,他看着Chris的手掌,心想,我应该牵上去呢,还是不应该牵上去呢。




Chris去英国拍戏,凌晨3点了,发现Sebastian的Skype还挂在线上,弹了五六个消息给他,问他为什么不睡觉,发了一串长长的号码给他,勒令他打给他。Sebastian偷偷地爬起来看了看妈妈卧室房间的灯,他缩在被窝里跟他讲电话,渐渐困了,困得说话也颠三倒四。Chris哈哈地笑了起来,说话的语气中带点虚张声势,但哼起了歌,催Sebastian去睡觉。




Chris带了巧克力和罗马尼亚大学的徽章给他,跟他说罗马尼亚到处都是吸血鬼,搞不好Sebastian身上就有这样的血统。Sebastian把巧克力吃了,糖纸仍然细细地折了放回原处,不自觉就攒了一大盒。他没有刻意留着它,他就是把盒子放在柜子里,一直忘了丢。




Chris的电影上映的夏天约Sebastian一起去看,他们穿着T-shirt挤在黏糊糊的人群里,好像谁也没认出来站在外面的男生之一是电影的主角。Sebastian一门考试的成绩差点就不能及格,看电影的时候他一直偷偷给朋友发短信询问考试成绩。Sebastian记不清那部片子了,只记得Chris演一个“四肢发达头脑也不是很灵光的校橄榄球队明星球员”。




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Sebastian问Chris几个情节是什么意思,Chris没好气地说,你这么笨又错过这么多情节看不懂很正常。Sebastian撇撇嘴,Chris说,“要不你补偿补偿我吧,我们去Global吧。”




那是Sebastian去过的第一家酒吧,他们两个坐在吧台上,点几瓶啤酒玩骰子猜大小。Chris总是输,就一直喝,有金头穿着细高跟的女孩过来搭讪,Chris把肩膀搂在Sebastian身上,冲姑娘们挤挤眼睛。Sebastian说“其实那个挺不错的”,Chris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不满地小声嚷嚷,“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啊”,Chris靠过来,脸离他越来越近,带着酒气的黄瓜香味便轻轻喷在Sebastian脸上,Sebastian想,Chris的嘴唇真柔软啊。




20岁的时候,他们在一起了,Chris拿到了几部片子的片约,打电话给Sebastian。Sebastian刚考完学期最后一门考试,放下Chris的电话,呆呆地在作为上坐了一会儿,然后站起身来回宿舍去翻自己的驾照。他那时想,他喜欢了Chris那么多年,好像一定要跟他结婚,才有个交代。




他们按照Chris的计划,一路从美国的最东边坐火车到美国的最西边,然后去全美最艳俗的拉斯维加斯。Chris坐在火车的一边玩手机,Sebastian窝在车座和窗户的角落地打瞌睡。Chris不断地接到经纪人的电话,Sebastian用手指遮住Chris的眼睛,Chris长长的眼睫毛在Sebastian的手心里忽闪忽闪地扫了几下,把自己的手指放在Sebastian的手指上,Sebastian以为他要把他的手拿开,结果他只是轻轻按在他的手指上,用了一点力气,贴在他的眼睛上。




拉斯维加斯大概是Sebastian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,他们住在Chris的家里。每天早上Sebastian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Chris牵着那只大大的金毛站在房间门口,伸着另一只手等着牵他。他们早上手牵手一起去帮朋友遛狗,两个大个男生穿着背心、短裤和夹角拖鞋,带着墨镜,大喇喇地走在穿金戴银的人群中,Chris买了一只雪糕,塞进Sebastian嘴里,雪糕化了,黏黏稠稠地流了一地。他们下午坐在舢板拼成的阳台上看书,Chris躺在旁边晒太阳吹海风,嫌烦闷了就把Sebastian拽下来接吻,闹着笑着一不小心就跌进海里。




他们路过拉斯维加斯排着长队的人群,清醒的,喝醉的,哭泣的,微笑的,Chris正在喝一罐可乐。Chris用胳膊肘捅捅Sebastian,要不我们也进去签个字。Sebastian惊讶地看着他,Chris冲他挤挤眉毛,从易拉罐上外下拽拉环。Sebastian说,你不会这么俗要用可乐的拉环当求婚戒指吧。Chris撇了撇嘴。Sebastian想了想,又说,我要七喜的拉环,我喜欢七喜。




Chris笑了,说,你等等啊,就跑开了。




Sebastian站在原地想,其实他们也分开过,为了一些小到他都已经记不清的原因,大概不是因为Chris把袜子放在了厨房的料理台上,就是Sebastian给追求他的女生留了电话号码。总之Chris就愤怒地摔了个杯子,然后把自己的衣服都塞进旅行箱里跑掉了。他们那时都很年轻气盛,Sebastian也没有去找他,Chris也没有自己回家。




再见到Chris的时候,一张大大的圆桌子,他们彼此之间的朋友都坐在桌子上,Chris来找Sebastian,用红酒杯倒了满满一杯,喝的干干净净。Sebastian把杯子举起来,抿了一小口。Chris神色复杂地看着他,忽然又一个瞬间,大家出去吐的出去吐,接电话的接电话,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人。Chris说,你过得好么。Sebastian说,好。Chris说,可是我过得不好。Sebastian就笑了笑说,可是我过得挺好的。




然后他们晚上就滚床单了,Chris假装自己是个送快递的。Chris压在Sebastian身上的时候,Sebastian真的很想说,你离开家的这3天滚去哪儿了,浑身上下都是泥巴。但是后来他就没力气说话了,Chris一直大力冲撞着他,释放的时候把他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说,我以后不会再把袜子放在料理台上了。




他们就分开过那么一次,3天。




天上开始下雨了,Sebastian身后就是公交车站台,但他还是留在原地,T-shirt上淅淅沥沥地向下淌着雨,他张望着Chris跑去买七喜的方向,他就是希望Chris回来的时候能看见他还在原地等着他。五分钟后Sebastian看见Chris从被水汽打湿的霓虹灯下跑过来,Sebastian想要是这一刻Chris跟他求婚,他就永远跟他在一起,他甚至想好了回答他的答案,他想说,你以为你是电影男主角么,这么老的梗你要用几次啊。然后他就突然反应过来,Chris还真的是电影男主角。




然而他都已经准备好跟他在一起了,Chris踢踢踏踏地跑过来,用脚溅了他一身水,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冲他吼,你是白痴么,你怎么不知道进去躲躲!




Sebastian有时候会觉得他们真的在一起过么,Chris都没跟他说过我爱你,也没跟他说过我们在一起吧。但是Sebastian总觉得其实他们一直在一起,每次他快淡忘了的时候,Chris总会出现,提醒他,他和回忆中的他,现实中的他争斗了那么多年。他们一直都在原地,被留在20岁的那个晚上,Chris俯身过来吻他的那个时候,没离开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Sebastian接到电话,说楼下有快递,他披上大衣下楼取快递。羊绒的围巾和大衣裹得紧紧的,只露出两只灰绿色的眼睛。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,有手捂住他的眼睛。Sebastian想该不会是抢劫吧,想挣开,那人的手掌仍然温和的罩在他的眼睛上,他吸了吸鼻子,便分辨出了这个味道。




Chris抱着Sebastian,在Sebastian的耳边轻轻地哼着歌。Chris说,亲爱的,圣诞快乐。Sebastian好像倏忽看见15岁的Chris骑着自行车载着他,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骑,他又看见他站在明灿灿的阳光下冲他伸手,说新年快乐,手指细长,指甲干净。




他们就分开过那么一次,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分开过。



评论
热度(809)
Top

© 盐焗腰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